图片
文章正文
纸币的价值尺度的职能是国家赋予的(理论争鸣)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07-23 11:49:1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纸币价值尺度的职能是国家赋予的(最新货币理论修订稿)
2015-10-17 09:00阅读:247
纸币价值尺度的职能是国家赋予的
——最新货币理论兼答董丰均老师
(重发说明:上次发布的时间是9月19日(http://blog.sina.cn/dpool/blog/s/blog_4a75a5770102wb32.html?vt=4)不知道是系统出错还是本人操作失误,最后的几个自然段现在已经看不到了,故此重新发布)
孙恒振
传统的教科书认为,作为货币的金银之所以具有价值尺度的职能,是因为金银本身有价值,所以能够用来衡量其他商品价值的大小,而纸币不是商品没有价值,所以不具备价值尺度的职能。现行教科书认为当代的纸币同样具有价值尺度的职能。纸币不是商品,本身没有价值,是如何充当商品的价值尺度的呢?目前的经济理论著述中,除了董丰均老师之外,还没有系统的理论分析。董丰均老师认为,纸币因为有价值所以才能够充当商品的价值尺度,纸币的价值是“国家信用赋予的”。笔者不认同董老师的观点,并提出了“国家赋予纸币价值尺度职能”的观点。这个观点,应该是笔者的首创,在此提出请大家批评指正。
一.国家是如何赋予纸币价值尺度职能的
以我国为例,我国把人民币确定为法定货币,要求中国境内的所有商品贸易、债务支付都用人民币来核算,并规定核算的尺度(价值尺度)的单位“元”“角”“分”。我国境内的一切商品价值的大小都用人民币来衡量,就意味着我国赋予了人民币衡量商品价值大小的职能。
我们可以根据马克思货币理论中的货币量公式进行分析具体的“尺度”:
假定我国共有100亿件商品,货币流通速度为5次/年,如果1年发行人民币200亿元,则每件商品的价值大小用人民币表示就是200×5÷100=10(元),即根据国家赋予的纸币价值尺度的职能,中国境内的平均每件商品的价值大小用人民币表示就是10元,假定某件商品的价值相当于每件商品平均价值的2倍,则该件商品的价值用人民币表示就是20元。因此,我们说,纸币虽然没有价值,但是也可以衡量商品价值的大小,我们平时所见到的商品的标价,就是人民币在衡量商品价值的大小,这种衡量商品价值大小的职能,是国家赋予的。
事实上,当今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赋予了本国纸币的价值尺度职能,各国也都在用自己国家的纸币衡量着本国商品价值的大小,比如美国的一瓶矿泉水标价“0.3美元”,意思就是这件商品(矿泉水)的价值是0.3个单位的美 元,美国境内的所有商品价值的大小不都是用美元在衡量吗?
当然国家赋予某种纸币“价值尺度的职能”,会随着国家废止该纸币而终止,比如在解放区曾经使用的纸币、国民政府发行的纸币,都曾经在我国具有价值尺度的职能,但是新中国成立后,它们都被废止了,它们价值尺度的职能也就随之丧失了。
因此,我们得出的结论是,国家虽然不能赋予纸币价值,但是可以赋予纸币“价值尺度”的职能。
二.董丰均老师的“国家赋予纸币价值”观点是不能成立的
(一)董丰均的观点不符合马克思理论的基本常识,是偷换概念的产物
“价值”与“价值尺度职能”都是马克思经济理论中的概念,分析货币的“价值尺度职能”都必须按照马克思的概念来进行。马克思的“价值”概念是“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人类劳动”,也就是说,价值是商品的特有属性,除了商品其他任何物品都没有“价值”。而纸币不是商品,因此不可能有价值。承认纸币有价值,已经不是马克思货币理论的范畴,用马克思理论之外的概念来分析“货币的价值尺度职能”是永远不可能有正确的结论的。
估计董老师可能会说“马克思的观点过时了,不是商品的东西照样有价值”,那我只能说,您所的“价值”与马克思所说的“价值”不是同一概念,这就意味着您的所有论点都是建立在“偷换概念”的基础之上的。为了说明理论研究中“概念同一”的必要性,我们可以以“轿车”一词为例:
在中国古代,“轿车”指的是“供人乘坐的车,车厢外边套着帷子,用骡、马等拉着走”(《现代汉语词典》),根据这个概念,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推论:“骡、马,是轿车的最主要的动力”。这个推论只适合于古代的“轿车”。
如果今天的人们说“轿车的主要动力是汽油机”,并据此得出“现代汉语词典的那个推论是错误的”的结论,请问,两个“轿车”不是同一概念,这样的分析有意义吗?
(二)董丰均老师的观点前后不一致
“国家信用赋予纸币价值”的观点是2004年董老师提出的【(“纸币是信用货币形态即国家的信用赋予纸币的价值,是货币的高级形态”(《纸币到底有哪些职能》2004年8期《中学政治教学参考》)】,而在11年后的今天,董老师又提出了“全社会成员的信用赋予纸币价值”的主张,原文如下:
“比如100元面值的人民币,它不是商品,没有使用价值和价值,可是全社会成员的甲乙丙丁都承诺可以当100元来接受,即当100元来流通,正是全社会成员的信用赋予了这张纸币以价值。”
董老师不但置“只有商品才有价值”的观点于不顾认为“纸币有价值”,认为价值的价值是“国家信用赋予的”、现在又提出是纸币的价值“全体社会成员的信用赋予的”?请问董老师,究竟是谁“赋予”的?
明天董老师会不会说“纸币的价值是董老师的理论赋予的”?
(三)董老师把纸币的“币值”理解为纸币的“价值”
董老师通过博文评论给我的回复的相关文字如下:
“纸币有价值。您难道没有听说最近人民币贬值的报道吗?没有价值怎么会贬值呢?”
我在这里正式回答董老师:纸币的币值指的是纸币的购买力,并不是纸币的价值。通常所说的“货币贬值”指的是货币的购买力下降。您如果怀疑笔者的说法有误,尽可查阅所有的经济学著作,或者网上搜索,这里就不多解释了。
(四)董老师的视野制约了看问题的深度
董老师为了证明自己的“纸币有价值”这个明显违背马克思经济学理论的观点,对我提出了如下的反问:
请您一定要明白个道理,那就是丈量物体长度的尺子自身必须要有长度,没有长度的东西是无法丈量其它物体长度的。作为价值尺度的东西自身必须要有价值,没有价值的东西是无法衡量其它商品的价值的。您如果承认纸币具有价值尺度的职能,那您就必须承认纸币具有价值。
这个例子还是很有迷惑性的, 其实,董老师的这个类比除了证明他自己少见多怪,怕是根本不能说明什么。
董老师的类比意思是“丈量物体长度的东西自身必须有长度”,估计董老师没有听说过人们为了测量较深的的山谷、井、洞的深度,可以采取简单的丢石块的办法,根据石块落到谷底、井底、洞底的时间,来计算山谷、井、洞的深度,(当然这需要根据重力加速度来计算,具体操作方法,可以请教物理老师),请问这种测量方法是用石块“自身的长度”丈量吗?
还有,现在人们还可以用气压计来测量山峰的海波高度,而并不是用气压计“自身的长度”来丈量,丈量的结果是某山峰高度为“若干米”,就如同人民币“丈量”某商品的价值是“若干元”。
三.结论
商品的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人类劳动,商品价值量的大小即可以用时间单位(小时、分钟、秒)来衡量,也可以用一般等价物本身的价值来衡量(相当于几个贝壳、几尺布、几两黄金白银),今天也可以用纸币来衡量。
用时间的长短来衡量商品价值的时候,时间本身没有价值,但是能够衡量出不同商品价值的大小(比如甲商品的价值10小时社会必要劳动时间、乙商品8小时社会必要劳动时间);今天用纸币来衡量,纸币本身没有价值,也能衡量出商品价值的大小(比如甲商品的价值10元人民币、乙商品8元人民币)。
用时间来衡量、用商品自身的价值来衡量是人们在交换中自发实现的,用纸币(这里指当代不可兑换的纸币、与金银脱钩的纸币)来衡量商品价值的大小,是国家赋予了纸币这个职能——即国家不能赋予纸币价值,但是可以赋予纸币充当商品“价值尺度”的职能。这就是笔者最后的结论。
(说明:“国家不能赋予纸币价值,但是国家赋予了纸币价值尺度职能”的观点是笔者首先提出来的,如果哪位朋友曾在别人的著述中见到过类似的观点,请在评论中留言。本文发布后不再修改任何字句。转载、摘录本文观点请注明出处。)
百度分享
图片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5-2020 法门高级中学
访问统计